品道范偉:用15年打破成見 他是最被忽略的演技派

時間:2019.11.14 來源:1905電影網 作者:馬 夋
品道范偉:“我一直是一腳門里,一腳門外” 時長:11:38 來源:電影網

品道范偉:“我一直是一腳門里,一腳門外”收起

時長:11:38建議WIFI下打開


1905電影網專稿 范偉在大家的定義中,必然有一個“喜劇演員”的標簽。

 

甚至在我們采訪前,都會自動地帶入臆想,假設著他在采訪過程中妙語如珠,時不時能抖出一兩個包袱。


結果并沒有,在現實中,他只是一位演員范偉。他有點像新作《長安道》里的萬教授,在自己擅長的領悟,能滔滔不絕地發表著自己的見地。當然,他沒有萬教授的油膩。



當我們告訴他,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影迷開始關注他時,他坦言那是“被發現的幸福感”;當面臨近年來的部分作品,如《有完沒完》《父子雄兵》等評分不高的質疑時,他會笑笑,反過來先感謝我們對他的足夠關注。

 

拍攝《道士下山》之前,陳凱歌曾問過范偉,“最初作為小品演員來演戲,最大的障礙是什么你知道嗎?”

 

當時他以為是小品的痕跡,但陳凱歌的回答是——“成見”。



如今,當我們再次把類似的話題拋給他時,他已然是“出世”的態度,“舞臺到影視表演,肯定會有痕跡,努力清除掉就好了。”

 

他自知很難擺脫觀眾的“成見”,嘴上輕描淡寫地略過,但他十幾年如一日,認真打磨每一個作品,對于過去選擇他出演正劇的導演們,更是分外感恩。



有趣的是,在我們的談話過程中,他恰好從自己的銀幕處女作《看車人的七月》聊起,再到后來的《南京!南京!》,進而到《長安道》,簡單的幾部作品,串聯起了他長達15年的大銀幕之旅,或者說,是他“打破成見”的整個過程。



范偉是幸運的,他的第一部主演的銀幕處女作《看車人的七月》就是一部關于日常生活的作品,而非是一部癲狂喜劇。


對于所有人而言,意外,也驚喜。



畢竟,那幾年正是他在春晚舞臺上散發自己風采的時光,因為《賣拐》、《賣車》等一系列的作品,觀眾逐漸發現了“這片綠葉”的美麗。


盡管如此,在大家心里,他依舊只是位小品演員。


 

“我不像其他人,有一上春節,第二天就被滿大街人認識的機會。我真的不是,差不多是過了5年之后,才逐漸開始有人認識我。”

 

所以,范偉比起同期的其他人,沒有那么多野心和企圖。后來真的紅了之后,他更多是困惑,大家對他產生了某種刻板偏見。甚至有一次,他被賣菜商販叫住,讓他“拐”幾步。

 

那時候的他,被這種成見困在了舞臺上。

 

恰好,《看車人的七月》在那個時期找上了門。

 

“當時導演并不希望選我,他內心有一個正劇演員的人選,但沒想到我會答應地那么痛快。”兩個人一開始只是通過電話交流,范偉聽到這個角色之后,顯得無比興奮,卻沒想到電話那頭的導演安戰軍,其實滿臉失望。



為了拍攝這部作品,范偉很快就來了北京,開始和整個團隊進行更深度的磨合。


電影和小品不同,舞臺上的演員需要通過夸張的動作和聲音,去照顧所有的觀眾,甚至是正是靠這種夸張來帶動所謂的喜感。但是在電影體系中,演員要面對著一個冷冰冰的攝影機,即便自己收著演,無情的機器依舊會把所有狀態給放大。

 

真的可以嗎?這種懷疑不僅是導演對范偉的態度,也是他對自己的擔憂。于是,大家花時間一起磨,慢慢地,他在這部電影里,磨掉了自己舞臺表演的痕跡。


 

“后來,我們真的共同把這件事完成好了,而且這部電影也給我樹立了很大的信心。”


他成了,網上不少人評價,“生活就是范偉在電影里的那張臉”,甚至最后,他憑借這部作品,獲得了第一個金雞獎最佳男主角的提名。



2005年,時隔電影拍攝后兩年,他經歷了春晚舞臺上最為崩潰的一次表演。在正式表演完小品《功夫》之后,范偉正式宣布,自己不會再登春晚舞臺。

 

就此,他結束了自己10年的春晚生涯。



出走小品舞臺,成為范偉破局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步。

 

在那之后,他接到的第一部作品是《芳香之旅》,也是一部文藝片。他在電影里顛覆性的演出,驚住了不少觀眾。有人感嘆他的可能性,但同樣有挑剔的觀眾覺得他在自我重復。不過最后,這部電影為范偉贏得了第一個國際大獎。



隨后,他還主演了電影《耳朵大有福》,又是一部文藝片。


當時導演張猛找到他,強調這部電影是為其量身定制的。可是那陣子,范偉剛因拍戲出了重大車禍,導致胸椎骨折而在床上整整躺了3個月。原計劃他要到4月中旬以后才能正式工作,可又擔心錯過了最佳的拍攝時間,于是決定提前復出。


 

劇中有一個情節是王大耳朵的妻子生病臥床在家,他精心照顧妻子。他聯想到自己在養傷期間,妻子是如何照顧自己的。于是,他便建議將妻子為自己洗頭、踹后背鍛煉雙腿的細節加進去。導演聽后覺得非常動人,立即改動了劇本。



一切都是相輔相成的,《耳朵大有福》最終成為了范偉和導演張猛的代表作之一。“貼切”、“到位”、“真實”、“像紀錄片”……網絡上對于這部電影所有的溢美之詞,放在范偉身上,都顯得不為過。


 

作為一名國民度極高的演員,他自己從不著急要獲得太多的商業認可,反而癡迷這種小成本電影,“只要角色有根,我就愿意去演。”

 

這時候,商業片導演陸川找到了他,希望他能出演電影《南京!南京!》。

 

“這是一個大膽的選擇。”時至今日,范偉都不禁如此感嘆。


 

“在過去,對于喜劇演員演這么悲情的角色,觀眾容易笑場。但是唐先生這個角色是絕不允許觀眾笑場的,如果發生了這種情況,對于演員,還是導演,都是一件非常蒙羞的事情。”

 

電影出來之后,他把唐先生這個悲壯且懦弱的角色徹底立住了。觀眾或多或少對電影存在一定的看法,但清一色都被范偉的演技折服了。



出演了唐先生之后,范偉相信自己可以成為更多的“先生”,“其實我接下這個角色也很大膽,不過正是有了這樣一步一步的鋪墊,可以讓我現在面對任何一個角色時,都敢去嘗試一下。”



2008年之后,娛樂圈越來越熱鬧,大家似乎更追求“娛樂至死”,相反,定居北京后的范偉越來越安靜,他把過日子當作了看畫。

 

誠然,看畫的人永遠不用關心別人在這幅畫里看見了什么,只需在意自己看到的東西。范偉亦是如此,他不混圈,也不會刻意去迎合誰。除了必要的電影宣傳,他幾乎很少出現在公眾面前,偶爾一些新聞,也多是關于他陪伴妻兒的內容。

 

或許大隱隱于市吧,他才自在地享受著這一切的生活。


即便如此,導演們依舊喜歡找他演戲,不僅有張藝謀、陳凱歌這樣的大導演,還有大鵬李駿這類新人導演。哪怕是一閃而過的角色,他都不拒絕,“享受就好了。”



除非是顯而易見的角色,不管是誰的劇本,范偉的第一反應永遠是懷疑這個人物,“懷疑他的邏輯,然后順著故事去追這個邏輯,這樣我就有信心能演好他,出來之后也會變得更豐富。”

 

他過去的作品里,很多最后只有幾秒鐘的鏡頭,范偉總能有魔力讓觀眾過目難忘。



他自己私下非常喜歡去電影評分網站看觀眾的評價,“無論是批評還是贊美,他們的評論都很專業,對我來說都非常有營養。”

 

對待表演,范偉足夠誠懇,也絕對謙虛。

 

這一點他和《不成問題的問題》導演梅峰很像。“他是第一次拍電影,覺得自己導演經驗不足,他就直接把自己心里的美學觀念告訴我,我自然明白了。”



舉足輕重的幾句話,殊不知背后付出了多少。


當兩個處女座的人聚在一起時,為了追求完美,有時候一天就拍一場戲,更多時間就是在磨,可能只是為了一個肢體動作。除此之外,范偉在這部作品中,普通話、上海話、四川話和英語樣樣精通,彰顯了他了得的臺詞功力。


 

單就這部電影,范偉拿下了多個最佳男主角獎項,就連導演許鞍華看完之后,評價范偉的表演,“誠懇的可怕。”于是,促成了兩人后續《第一爐香》的合作。



《不成問題的問題》之后,這位最被忽略的男演員機會比過去多了一些。

 

但他又陷入到了另一個困境中,越來越多“不成問題的角色”找上了門。不過,那些劇本都被范偉回絕了,“太重復的角色不太愿意演,還是想演一點不太一樣的東西。”

 

《有完沒完》《父子雄兵》《絕世高手》都是他后續接演的作品,都是喜劇題材。不過這幾部作品的口碑都不盡人意,甚至有點出乎范偉的預期。“會有遺憾,但喜劇永遠不會過時,只是大家沒有找到一個新的途徑,如果還在重復之前的模式,觀眾可能就會有點膩了。”


不過,在這些影片的評論中,多會帶著一句,“全靠范偉的表演在撐”。他向我們擺了擺手,“我看到過那些評論,真的不敢當,那都是觀眾的抬愛,其實是導演的功勞。”

 

自始至終,范偉都是帶著這種自我懷疑和謙遜的態度在這條路上行走。

 

如今,他帶來了新作《長安道》。他告訴我們,接這部戲就是因為和過去的角色不一樣,所以想嘗試一下。“萬教授這個人物真的太復雜了,我拿到劇本之后,一直和導演反復深究,直到后來理順他的所有邏輯,我才真的相信這個角色。”



“那這次新片之后,會不會希望大家忘記你喜劇演員的身份嗎?”

 

“我真的從來沒想過這個,也沒有這個念頭。”


喜乐彩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