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受益人》:世道變了,從大鵬想要轉型開始

時間:2019.11.08 來源:1905電影網 作者:絲娃娃


1905電影網專稿 《受益人》是那種可以參加十項全能比賽型的電影:故事挺吸引人——娶妻騙保,演員搭配有看點——《煎餅俠》的時候大鵬柳巖就來電,幕后高口碑——寧浩去年監制的電影是《我不是藥神》,以及本身有話題度——男女情感中的信任問題。這樣的電影似乎海報上印著一句話:我不爆誰爆?


 

看完片子,感覺尚可。作為男性觀眾,這個故事的邏輯于我而言沒有大的漏洞。電影選在山城重慶,講得是小人物的心酸,故事荒誕之余,透著一絲現實主義的氣質。細琢磨,問題來了,《受益人》最大的問題就在于這荒誕與現實的迎面相撞。

 

細看三個角色,大鵬是底層小人物,為了救孩子選擇謀財害命,良心不安;張子賢扮演大鵬的好哥們,所有陰謀的策劃者,一味地壞;柳巖是那個落入圈套的女人,還是個做直播的。


 

這個組合的問題在于,大鵬的角色是被當做正劇角色來寫。編劇寫他作為底層人物,心有不甘;又寫他心存良知,仍有一絲善念。是三個主要角色中最復雜的一個。張子賢的角色完全漫畫化,臉譜式的壞。柳巖的角色是被消費的對象,既消費個人過往經歷,又消費人物外在形象。

 

這樣的三個角色,造成了電影在天秤的兩端搖擺:究竟是要單純地講一個諷刺的小故事,還是要深挖出人性中黑色荒誕的部分?

 

想從喜劇轉型的大鵬負責了更厚重的那部分。他演得賣力,《鋌而走險》沒說的重慶話在這部中說了個夠,表演卻依然顯得用力過猛。端詳大鵬的臉,問題大概出在他“小人物”的設定上。和這個慫中有壞,心有歹念的角色相比,大鵬更像生活中的你我,偶有貪念,不為小惡,缺得是個兇字。


 

王公道被看做大鵬最成功的非喜劇角色。這個官場上的小人物更像是從生活中直接摘取,展現的是某種現狀的寫意片段,被大鵬詮釋起來恰到好處。《受益人》中的吳海,是離開生活的小人物,演這樣一個不合適的角色,難為他。

 

之所以吳海難演,是因為他是《受益人》中灰色的部分。這也是電影看下來,另一處別扭的地方。寧浩的電影,黑白分明,角色是漫畫一樣的速寫。他監制的《我不是藥神》,但從人物來說,同樣沒有灰色的部分。


 

《受益人》不同,導演在吳海這個角色身上,放入了灰色,那些復雜的、曖昧的、說不清需要觀眾自己尋味的部分。但這和寧浩的監制思路有些違背。在電影的流水線作業中,《受益人》就仿佛一種堅硬的材質被送進寧浩名為壞猴子的模具中,出來的成品有壞猴子的氣質,但內里卻截然不同。

 

不知道電影的創作中,導演與監制有著多大的分歧。但《受益人》看下來,確實是想法南轅北轍后得到調解的產物,興許再加上大鵬那顆一心想跳脫喜劇的心。可明年還有大鵬,還是小人物,還是和柳巖,不知道觀眾到那時會不會疲憊。


文/絲娃娃

喜乐彩官网